有一种十八岁的绿
发布:2015/5/6   浏览:3868 次   作者:高小龙

    当春天回到大地的时候,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那一簇簇的绿色,或小溪边,或向阳墙根处,或田埂上的烧痕,或老农菜畦中那一根根探出头的葱韭,这是似有若无的早春绿色。当春天渐行渐近向人们走来,一场场春雨过后,那绿色随着和煦的东风在暧阳照射下逐渐浓了起来。放眼望去,那田野里、山坡上、树枝上到处都是绿的,就连牛羊的嘴也被染成了绿色。这是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绿色少年。

    自古人们都说春天是花的世界,没错,那只是说春天的花朵鲜艳,但春花秋月,好景不长在,唯有绿色才是春天的象征,生命的象征,希望的象征。当几树桃花、几树梨白、几树红杏惹的人们对其欣赏赞许之后,毕竟红瘦绿肥,剩下的依旧是大片大片的绿色了,真是千山一碧,郁郁葱葱。

    在高原的暮春、初夏时节,当那河边的垂柳用飘逸的长发蘸足了水,路旁的糙叶榆挂满了密密麻麻、层层串串的榆钱,原野上白杨展开了婴儿小手似的树叶,田间的禾苗漫过了锄草妇女穿着花布鞋的纤纤小脚,或置身于奇篁异筠的蜀南竹海“翡翠长廊”时,那绿叶啊,在阳光照射下随风摆动发出闪闪的油光,特别是一场小雨过后,鲜绿如翡翠,明亮似碧玉,绿的使人心醉。那鲜、那嫩、那润、那翠,娇娇欲滴,以至于不敢去触摸她,怕弄破似的。

    亲爱的绿啊,我不知道怎样形容你,一直以来我无法用词,无法下笔,我只能揽一条树枝吻一片绿叶,嗅着她翠绿的气息。但我无法抓住你。我想如果我再不珍惜你,你将老去,变成夏日遮天的芭蕉叶、秋后乌油的铁观音、冬天深沉的松柏了。

    朱自清先生将梅雨潭的绿称之为“女儿绿”,“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”,那是江南温州的绿潭水。亲爱的绿啊!如果也给你取一个名字的话,那我从此就叫你十八岁的绿,好么?

    每当我闭上眼想想初夏雨后嫩叶的绿色,那就是你;每当我在街头看见十七八岁娉婷婀娜的少女,就想起你。

    噢,有一种叫十八岁的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章来源:中国农业银行海东分行    谢保和)

责任编辑:  最后修改:无修改
上一篇:海东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2008—2009年度“双文明”表彰名单
下一篇:学雷锋精神 树行业新风
Menu